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月莲】今天的月莲夫妇也是甜甜的吗

[希尔杜x莲音]注意

已结婚原著背景,没头没尾的小日常,OOC,真的很OOC,短完

题目是瞎起的,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我起名废

开头并不是什么的预兆,只是普通的日常而已,我的月莲必须是甜甜的(๑•̀ㅂ•́)و✧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想表达的东西,不得不说有些赶,写得太无厘头了QvQ 祝食用愉快!

-

-

-



【1】

四周是一片黑暗,但他感觉自己正在被火焰焚烧。

他不断地往前走。像是在沙漠中徒步的行人——即使这里没有烈日与火焰。他感觉很不好。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看到了一抹蓝色的身影。

“……莲音?”

她没有回头,朝着黑暗的前方走去。

忽然,周围一切都变了——仍旧是漆黑一片,但能隐约窥见实物的轮廓——莲音的前方是悬崖。

“莲音!!”

希尔杜跑了起来,而莲音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呼唤,也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断崖。

他最后看见的是她飘逸的水蓝色长发,黑暗中唯一的亮色也被湮没。

他没赶上。

————

希尔杜从床上坐起来——或者说他被吓醒了。他看向身旁,莲音不在;然后他才注意到窗外的晚霞。

莲音、莲音。希尔杜想到那个噩梦,翻身下床想去找她,就因为虚脱反而摔倒在地上。

浑身都使不上劲的感觉真糟糕。希尔杜想。他的脑袋晕乎乎的,各种各样的事像一团乱糟糟的毛线一样理不清,而他总是想到那个噩梦,莲音掉下悬崖的场景。

他勉强站起来,走向房门。


【2】

莲音不住地打了个哈欠。她终于处理完了这份公文——在米露琪的帮助下。她看看身旁放着的十几份已经处理完的文件,又看看手边那沓至少有身边那叠高出两倍的公文,痛苦地抱住头。

希尔杜真的很辛苦……她想,她看他能效率极高的把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反观自己,单单是几份公文就耗尽了精力。这样的工作量还总是自己一个人担……难怪他会病倒!

“莲音姐姐很努力了呢,做这些事情都没有出错,哥哥知道会很欣慰的吧。”米露琪笑着说。

“谢谢米露琪安慰我……还是太没用了。”后半句话小声得她自己都听不到。她抬起头,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拿起了下一份公文。察觉到室内光线变暗,莲音瞥了一眼钟——

“什么!怎么都这么晚了!!”莲音蹭地一下站起来,“米露琪对不起我我我我我……”

“好啦,莲音姐姐快去找哥哥吧。”说着就把突然丧失语言功能的莲音往门口推。

莲音慌忙的往房间的方向跑了几步,又想起了什么跑了回来,郑重其事的对米露琪到了谢才离开。

月亮国有一位很棒的王妃呢。米露琪这么想着。


【3】

莲音与希尔杜几乎是同时打开房门的。

莲音愣了几秒,正要发火,就被希尔杜揽过抱住。

“……哎?”斥责他生病了那么虚弱还不好好休养的话语堵在了嘴边,连因他不好好照顾自己升起的火气都被浇灭了。

好像时间都停止了流动一般,希尔杜就这样抱着莲音,头埋在她的颈窝间。蓬松的紫发蹭得她痒痒的,她能感受到他的呼吸,带起一阵酥麻的感觉。

莲音感觉她的脸很烫。

“……希尔杜?”抱着她的人没动静。

“……能不能先把、把门关上?”她发誓她真的听见脚步声了!!

虽然已经结婚了什么的……但是在别人面前这样抱着什么的还是感觉好害羞……?!还是在卧室门口!!

希尔杜终于有了动作,他暂时放开了莲音,但依旧紧牵着她的手,带着她退进房间里,再锁上门。

当希尔杜转头看向她时,莲音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委屈?

委屈??

思考片刻,莲音本着照顾病号的心理主动抱住了他,“怎么啦?”

“做了噩梦。”

“什么样的噩梦?”

“……你消失了,我没抓住你。”

“……噗。”莲音忍不住笑了,这样的希尔杜真的很像小孩子,可爱得不行,“没事啦希尔杜。你看,我不好好的在你面前嘛。”

“……莲音之前为什么不在?”

噢,原来是因为这个。

太可爱了希尔杜!!

“我去给米露琪打下手啦!你知道吗那些公文垒得有这——么高!”莲音比了一个很夸张的手势,然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皱起眉头:“希尔杜以后不可以一个人强撑着了!”

“我没有。”

“你就有!要不是我去找你你是不是要在办公室昏睡一天?”莲音似乎是真的生气了,正要继续发作,又被希尔杜抱在了怀里。

“以后不会了。”

“……当真?”

“当真。”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