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双安】消逝的

cp为[安迷修x安莉洁]

短得不称为短篇的短完

写的不明所以,前言不搭后语,总之是辣鸡文笔就对了

ooc预警,是be

-

-

-




「Ⅰ」

“我看到了阴沉的天空、落下来雨,还有正在思念着某个人的■■■先生。”


下雨了。

他抬头,从灰暗的云层里落下细细密密的雨水滴到了他的脸上,一片冰凉。

……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影响。他下意识地握紧手中的枪支想着,又默默祈祷着这份遗书依旧不会生效——他还有想见的人,那个初见在明媚的雨天中的少女。

冰冷的机器发出了提醒他接受消息的滴滴声,他低下头,在应答着对讲机里传出的声音的同时往前走去。






「Ⅱ」

“他认识很多很多人,但现在只有我记得■■■先生了。”


下雨了。

安莉洁蹲在绣球花丛旁边,看着淅淅沥沥的雨水滴落在蓝色或紫色的花朵上,又顺着花瓣滑下来,“啪嗒”地掉到地上,一小片水花短暂地盛开后,又消失到水里。

她没有打伞。她任由雨水落在她蓝色的头发和睫毛上,顺着她的脸颊滑下,打湿她黑白配色的水手服。眼中的翠绿没有焦点,显然她的注意力不在这片太阳雨里,也不在眼前的绣球花上。

不知静止了多久,她似乎听到了一声呼唤,转过头——

[“美丽的小姐,这么淋雨可是会感冒的哦。”

他弯下腰,手中湛蓝的伞微微倾斜,把她也遮在了里面。真像晴天啊,安莉洁看着蓝色的伞面想着。又瞥到了那双温柔的眼眸:

“很漂亮。”

“嗯?”

意识到了自己似乎说出了内心的想法的安莉洁也不慌乱,反而向眼前的人伸出了手。

他愣了愣,随即意会,握住少女的手腕将她拉了起来。

“在下名叫■■■,请问……”]

是幻觉。

那是以前的记忆,在同样的场景中她看到的过去。

他的名字叫什么?安莉洁已经逐渐忘记了,因为不可抗力的力量渐渐的在遗忘这个人。

但她记得他绿松石般好看的眼眸。她曾在那双眼睛里看见了别样的情愫,可她还没来得及推敲那是什么。

安莉洁站了起来,雨还在下。

她转头看着曾经他站着的地方,想要开口,寻找着与他相关的记忆,想要说出他的名字,却发不出完整的音节。

“……a……an……安……!”

随后,杂音吞没了一切。






「Ⅲ」

“占卜的结果告诉我,如果连我也不记得了,那■■■先生就真的不复存在了。”


他感到眼前闪过了许多光景,从低平的建筑到高楼大厦,从养父邻居到师生同事,一个个场景从他眼前掠过,最后定格在了一个少女身上。

她翠绿的眼睛就像是通透的翡翠一样漂亮,柔顺的蓝发披散着,她总是穿着水手服,简单又合适。她总是一副呆呆的表情,很可爱,但笑起来的时候相对来说太少了。幸运的,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看到的是微笑着的她。

“……保重,安莉洁小姐。”






「Ⅳ」

“我看见了蓝色绣球花和伞,空中飞过的白鸽和雨后的虹光,花园中各色的花朵和飞舞的蝴蝶,抽屉里的枪支和柜子后的刀具,绿松石那样温和的蓝绿色和你的笑脸。■■■,■■■,■■■……”


安莉洁终于找到这片花园。

在风中摇曳着的、枯萎的枝条。

秋风中,渐渐消失的什么在呜咽着。


「杂音。」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