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德哈】失而复得

*起名废哭出了声

*接上文黄粱一梦

*OOC,大写加粗的OOC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写什么.jpg



【1】


刺激,太他妈刺激了。哈利靠在墙上擦了把汗,想。

这事传出去估计又是一个能登上预言家日报的大新闻——或许这是件好事,关于他的报道不是做傲罗的那点事就是猜测跟金妮的感情到了哪一步,连他自己看着都觉得太没新意,这届记者不行。

谁能想到呢,大名鼎鼎的救世主把自己裹进黑色的袍子里,跑来斜角巷就是为了把好梦石强卖给一个前食死徒现圣芒戈治疗师:德拉科·马尔福。

马尔福真的比他想得还难搞定,各种意义上的。考虑到不能让他知道这块石头经过他手,还有直接送给他太可疑(总不能穿上伪装后在路上堵住他神秘兮兮的对他说“年轻人你需要好梦吗这块石头能带给你你认为最美妙的梦境看你与它有缘我就直接赠予给你吧”这样显得十分低级像推销员的话),于是他机智的选择卖给他,还能敲诈一笔马尔福的钱包——虽然他根本不缺这点钱。

不过哈利还是说了那番非常江湖骗子的推销词,并且为了贴合自己乔装后的人设,他把自己描述成一个走投无路风餐露宿但坚决不食蹉来之食的流浪者。马尔福当然没有那么什么的同理心,即使他是一名医生,但没关系,哈利深知怎么烦死马尔福,就像马尔福在霍格沃茨那些年怎么热衷于给他添堵那样。

 

 

【2】

 

哈利没少来圣芒戈,因为各种大大小小甚至不痛不痒的伤。在开始那段时间,大多时候是罗恩和赫敏强制把他押来的,为了他自己觉得没必要跑医院的小毛病;后来他来的就很自觉,两位友人为他终于会好好照顾自己而欣慰,当然不知道这是因为他发现德拉科·马尔福在圣芒戈当治疗师。

说来奇怪,圣芒戈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但哈利有时候特意绕到马尔福办公室所在的地方从门口瞄过去也不一定看得到那个淡金色的脑袋,不管是什么伤就算刚好跟马尔福所在的科对上也永远碰不上他,可哈利又不好意思直接点名要学他做自己的治疗师,先不说他们人尽可知的敌对关系,更重要的是马尔福是不是故意躲着他。

最近一次去圣芒戈,哈利刚办完出院手续准备离开。走之前他环顾大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次又没见到他。

沮丧地把手中的文书随意塞进口袋,他边往门口走边想,假设马尔福是故意躲着他,那他一定会知道自己出入院的时间和对应伤害去哪层楼,他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出院的话……

哈利转身上了电梯,按下魔咒伤害科旁标着“5”的按键。

他如愿以偿地见到了马尔福,通过办公室半遮掩的门。马尔福专心致志地看着病例,原本就苍白的肤色显得他眼眶下青黑的一圈尤为明显。虽说是五楼,但马尔福所在的办公室正好背光,明明是大白天,他却不得不开灯,在有些刺眼的白炽灯光下翻阅那沓白纸。

哈利很小心,没有惊动里面的人,静静地看着一脸疲态的马尔福,上学时总被发蜡打理得油光可鉴的金发此时也显得黯淡许多。

他知道治疗师很忙,但没想到那个嚣张跋扈的小少爷会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或者说德拉科会来做治疗师这件事本身就太过诡异,他记得当年威森加摩只是没收了马尔福家部分家产,不过是马尔福金库里的一部分,更不说他们不在金库里的财产,余下的财富应当足以德拉科后半生无忧的生活,或者用金加隆砸开魔法部的大门谋一份轻松的差事也说不定,为什么要做治疗师?

一个荒谬的想法从脑海中闪过,哈利把它从脑海中甩出去。马尔福会选择治疗师跟他选择当一名傲罗不可能有联系,要知道在圣芒戈他可是躲着自己走。

 

 

【3】

 

德拉科许久没有好好休息过的样子着实让哈利在意。

于是他翻出了一个他不久前收到的礼物——严格来讲这并不能算礼物,他路过把戏坊顺便拜访乔治,乔治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和墙壁上的画像一唱一和。临走前乔治不知道是觉得他太疲倦缺觉还是什么,丢给了他一块通体乌黑的石头。

“新发明。这是好梦石,顾名思义,还附带安眠功效的那种。”乔治倚在楼梯扶手上,笑嘻嘻地说。

“做个好梦啊小哈利!”离乔治最近的画框中,弗雷德的画像这么说,“有一定的副作用,不过还好啦,害处不大。”

乔治没有继续接话,哈利想了想,扬了扬手中的石头示意收下,然后离开了韦斯莱魔法把戏坊。

不过他确实没有用过这块石头,自从伏地魔死后他的睡眠质量真真提升了不少。

有人更需要这块石头,他需要做的是怎么把它送到他手上。

 

 

【4】

 

他的意识在一片混沌之中浮沉,四周是一片黑暗,那些鲜明的色彩离他太远,远到沉溺在黑暗中,他甚至看不到。

之前他在哪?那是一场混战,他隐约忆起些什么,但那都是念出各种魔咒的吵闹的声音,或者不同的色彩在他眼前划过,他曾感到疼痛,又在某个时候被抽离了感官的神经,又在某个时候恢复,他还是感觉疼,但已经好了很多。

“……哈利,”他想自己大概在梦里。这是他许久都没听见的声音,却也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但这个语气太轻柔了,这个形容词跟那个混蛋一点也不搭,又显得陌生,可他却因为这个声音感到温暖,“你快点好起来。”

噢,梅林,这是一个梦,一个只有声音的美梦。

“我发现叫出你的教名没我想得那么难。”

一点都不难。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他在心里默默叫了无数遍,一起去禁林的时候,被那个女疯子抓着摁到他面前的时候,战争结束向罗恩和赫敏解释老魔杖的时候……他都叫过德拉科。

这五个字母他念了好多年。

“哈利,我……”

然后是衣料摩擦的声音,他似乎还听到了一声叹息。

他又坠进了更深的黑暗里。

 

 

【5】

 

再见到德拉科·马尔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或许没那么久,但哈利真的这么觉得。

他刚从意识的深海里探出头,回归地面,睁开眼就看到了那双独特的灰蓝色眼睛。

“醒了?”熟悉的、马尔福标志性的挑眉。

你怎么看起来更憔悴了?哈利心想,那块石头有用吗?你不会随手扔了吧?哈利张口想就这么问他,却发现嗓子哑得发不出任何声音。

哈利艰难的把自己撑起来,背靠床头,德拉科递给他一杯水,他顺从的接过喝下,水温不烫也不冷,刚刚好。

“我去通知韦斯莱他们。”哈利看见德拉科一脸冷漠地站起来,转身朝病房门口走去。

或许他刚醒来时在德拉科眼里看到的那一瞬关切和欣喜真的是假象。哈利有很多话想说,张口却只说出来一个“好”字。

我想跟你谈谈——谈什么呢,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可以谈的?

韦斯莱家大概是一直在等消息,他们来得很快。看见罗恩赫敏还有金妮他们担忧的神情,哈利感到有一点点愧疚,但他仍忍不住看向门外,熟悉的金色并没有出现。

 

 

【6】

 

直到哈利要出院的前一天,他才捞到了跟自己的主治医师对话的机会。

“没问题了。”哈利接过德拉科递过来的病历,手指看似无意地拂过那过分漂亮的花体字签名。

再不说话德拉科肯定又要转身就走,哈利决定率先打破沉默:“我没想到你会选择做一名治疗师。”

……开得什么头啊这是!哈利内心很焦灼,表面却得装作随口一问的样子。

“救世主可没有料事如神的神通。你以为我会去做什么?狱卒吗?”

满嘴毒液的马尔福!

“巫师界可不需要狱卒这个职业。我以前怎么没在圣芒戈见过你?”才怪咧!要不是知道你在圣芒戈工作我甚至不会来得那么频繁。

“圣芒戈的医生可没那么稀少,不会有人愿意把救世主交到一个前食死徒的手上,这次是意外。”

“这里还有人排斥你?”

怎么还有人在排斥你?战争已经结束了好几年,我曾站在威森加摩法庭上为你正名,为什么还有人在排斥你?

“如果不是另一个能把你从死线拽回来的医生在休假中当然轮不到我走到伟大的救世主的手术台前。”德拉科拖着哈利讨厌的长调说话,“当然我也是不大愿意接诊一个脑子里塞满芨芨草的波特的,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可净扑上去接恶咒吧,哦最好下个月再开始你不要命的圣人行为,几个晚上没敢合眼的体验我可经不起第二次。”

“你为什么几个晚上都没睡?”哈利自动过滤了他话语里的讽刺,一下抓住了他话语里令人在意的信息。

“当然是为了你该死的不要命行为,你知不知道一个个黑魔法叠加起来留下来的影响有多严重?后遗症好除吗?!”德拉科看起来气得差点摔掉手上的钢笔,“那个红发小母鼬可还等着你娶她呢,别让人家还没成婚就成了寡妇。”

哈利皱起眉,他依然没有改掉叫人侮辱性质绰号的糟糕习惯,还有他跟金妮的绯闻怎么他也在信?

“你别这么称呼金妮——”而且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

“够了,闭嘴吧圣人破特!”德拉科大步走向病房门口,“感谢我过去孜孜不倦的努力,从明天开始我就不用再见到你这双腌蛤蟆似的眼睛了,你以后最好不要又落到我手上,我可不想再医治你这样麻烦的病人!”

如你所愿,马尔福!”哈利还未说出口的话被粗暴地打断,德拉科的话一如既往的伤人。病房房门被狠狠地关上,哈利重重地倒回床上,盯着苍白的天花板。

心脏像是生了什么病,酸味的气泡咕嘟咕嘟地往上冒,疼痛也随之产生。

是他自己想多了。德拉科会做他的主治医师是巧合,是职责所在,没有一刀把他捅死在手术台上是因为背不起一条救世主的人命罢了,与在乎无关

 

 

【7】

 

乔治的猫头鹰出现在哈利的窗台上,这是哈利首次收到乔治要求他登门拜访的消息。

幻影移形到了把戏坊门口,推开门,乔治在来回踱步,见他来了连忙拉着他进了店里的工作间。

哈利注意到这里原本有一个地方是挂着画框的,但那个画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哈利,你用好梦石了?”乔治搬出来一个冥想盆,用魔杖敲了敲,无数白丝浮了上来。

“……怎么了?”哈利有一点点心虚。他确实是用了,但不是给自己用的。

“副作用。”乔治煞有其事的点点头,“作为唯一的试验员,我现在得跟你说明一下。哈利,你有没有觉得你越来越沉浸于那些美梦了?”

“什么?”

“放心,尊重隐私,我没有看你的梦。”

“……等会儿你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这不是冥想盆,只是一个载梦的容器,对应着我给你的那块好梦石。”乔治顿了顿,似乎在犹豫什么,“嗯……怎么说呢,其实我建议你把那块石头砸了,还能快点走出来,不过石头与载梦盆之间是有联系的,石头碎了,容器也就坏了,梦都会消失。”

哈利晕乎乎地接过施了缩小咒的载梦盆,乔治叮嘱他他的容器已经快满了,在他决定之前不会再给他第二块好梦石,沉迷梦境不是什么好事。

“那你呢?”临走前,哈利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了什么,他看见弗雷德的画像给了他一个苦笑的表情。

“我嘛……”乔治替他打开了门,“怎样都是一样的。”

即使在现实里也活还是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

 

 

【8】

 

哈利回到家,跟不存在眼睛的载梦盆大眼瞪小眼许久。

如乔治所说,因为他把好梦石给了德拉科,而德拉科确实使用了(说不定转赠给了别人?),并开始依赖美好的梦境。

德拉科会因怎样的美梦而沉迷?不对不对,应该得想自己到底该不该窥探另一个人的梦境才对。

哈利甚至在想需不需要去找赫敏参谋一下——不行,这种小事找她干嘛,万事通小姐大概会给自己一个白眼,说不定还会一本书砸过来把他拍进载梦盆里。

……好嘞,聪明的女巫已经给了他答案。

深呼吸,怀揣着紧张与好奇,他一头栽进载梦盆中。

于是哈利看见了最不可思议的场景。

和谐共处的德拉科·马尔福和哈利·波特,初见时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二年级他们甚至一起约会,三年级时德拉科就对哈利说出了我喜欢你,四年级他们是对方的舞伴……没有伏地魔,没有战争,毕业后他们甚至同居了,到最近的梦已经提到了结婚。

哈利从载梦盆里出来,一时没缓过神。

所以他跟德拉科其实是两个在双向暗恋的傻瓜?

这么想他是该笑的,可是现在德拉科喜欢的究竟是哈利还是梦里那个对他友好的哈利?

他该怎么办,他难道要跑去劝德拉科把石头砸了回归现实不成?

就算他们能排除非议在一起,那之后呢?现实的哈利跟梦境里的哈利可不一样,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温柔,他们的日常会是吵架,每隔几天说不定就会因为什么打起来,巫师械斗或是麻瓜肉搏,然后某一方低头或者稀里糊涂的和好,两份奇异的感情碰撞到一起后保质期说不定还不到三个月。

想太远了。哈利深切的体会了一把自作孽的味道,现在的德拉科喜欢的是梦境里的哈利,那些缠绵的情话是对着梦里的那个哈利·波特说的,对着自己德拉科甚至没法好好和他聊上一句。

 

 

【9】

 

“这是两个月前的照片,两个月前的!记者捕风捉影就算了连你也傻吗!”

“我们刚交往一个月的时候你就背着我旧情复燃?!”

“几年了我和金妮也没有旧情复燃过!而且她有男朋友了!”哈利很想跑到餐桌前给德拉科一拳头,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动手的想法。

“先不说别的,光是预言家日报就报道了你们多少次你知道吗!二十六次!整整二十六次!我跟你的都才三次!”德拉科狠狠地把最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拍在桌上,小心地避开桌上的早餐,掷地有声地说。

哈利瞪了他一眼,把煎好的鸡蛋放进德拉科的盘子里。

当时哈利想得没错,他们的日常就是吵架;但哈利绝对没想到的一点就是吵架的诱因往往是因为他的男友乱吃飞醋,并且往往是对方先怂。

三个月前的某个早晨,哈利发现放得好好的载梦盆碎了,然后他自己也不知道抽得什么风,跑到了之前费尽心思打探到的德拉科的现住所门口。

到了之后他反而愣了,接下来他要干嘛?

过了好一会德拉科才出来,哈利几乎是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拔出了魔杖缴了德拉科的械,并在治疗师发火之前扯着他说了一堆话。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大抵是什么都抖出来了,从好梦石到暗恋多年。

德拉科似乎是以为自己还在梦里,转身就要回屋里,哈利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拳。

然后、再然后……他们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事实证明了这份莫名其妙的爱情保质期绝对不止三个月,会无限延长也说不定呢。

 

 

 

——————END——————

 

您的好友月更选手已上线!

实不相瞒这篇文我已经忘了原本的续写具体是写什么,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自己都很摸不着头脑……说起来最后怎么又爆了字数,我的预期明明只有现在字数的一半……。

没啥逻辑一堆BUG,感谢忍受到最后,当消遣看看就好不要深究了,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当练笔好了?

总之还是HE了!

听说工作日人不多赶紧更完新就跑x

评论(12)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