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德哈】温馨治愈三十题 26-30

*来源:wb@九赤_淹死在大西洋里

*无脑小甜饼

*OOC



26.翻阅过去的相册

 

格兰芬多的金红与德拉科·马尔福格格不入,可这本由金红交织构成封皮的相册就是在他马尔福庄园里的卧室里发现的。

哈利·波特自然懂得尊重他人隐私有时需要按捺自己好奇心的道理,可当对方是一个马尔福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切实不需要忍住心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

翻开相册,第一页是一张黑白色的照片,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额头上有着闪电形状的伤疤、看起来有些局促不安的男孩出现在视野里。

哈利目瞪口呆:这个人不就是我吗??

快速往后翻了翻,相册的每一页都放满了照片,有的是货真价实的相纸,有的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照片,前面的都是黑白照,到后面渐渐有了色彩。它们的共同点在于每一张照片中都有自己在里面动来动去,在部分相册的旁边空白处还有熟悉的黑色字体批注一些什么,例如“圣人波特笑得这么好看竟然不是对着我”之类的言论。

翻到最后一页,赫然是一张彩色的结婚照,哈利看见了看着镜头笑得灿烂的自己,还有身旁注视着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新郎的金发男子,他的目光不曾移向镜头,灰蓝色的眼睛锁定了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直到他也转过头看他,他便俯下身给了另一半一个吻。这张照片底下被相册所属人用极为骚包的花体字写了一个“Forever”,用的是带金粉的红墨水。

哇塞。哈利当即抓起相册蹬蹬蹬地跑下楼。

“德拉科!”哈利抱着相册跑到了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伴侣面前,“要是我没发现你是不是要藏着这个相册一辈子?”

被发现秘密的德拉科看起来一点都不怂,扬起下巴对他说想不到你竟然翻我的东西,哈利毫不示弱地说是你先允许我到处看的,格兰芬多的金红色出现在你房间里多明显你知道吗?

“你胡说!我明明把它藏在柜子里最深的抽屉里上面还盖了很多书!”

“哇,所以可以解释你哪来的这么多我从一年级开始的照片吗?你从一年级开始就迷恋我了不成?”

“……你以为我搜集这些容易啊!你看看我们霍格沃茨八年时光一张合照都没!”德拉科的语气听起来相当委屈,“克里维那小子有特别多的你的照片,从二年级开始到六年级。你一年级的照片才叫我好找。我才没有从一年级开始迷恋你,这个相册是我四年级才开始做的!”

“这还是我在八年级跟你表的白,怂包马尔福。”

“哼。”

 

 

27.雨后阳光下的河

 

阳光穿透云层,照耀着刚刚结束一场雨的泰晤士河。

哈利懒洋洋的晒着太阳,沿河散步,德拉科在旁边提着黑色的雨伞跟着。

几分钟前才被雨水洗刷过的岸边没有什么人,现在是并不是很难得的午后静谧时刻。哈利偷偷看着身旁的德拉科,他看起来对左侧的河流没什么兴趣,只是看着前面的路。他低垂着眼,有几缕发散下来微微挡住了灰蓝色,淡色的薄唇紧抿着,哈利挺想用舌头把两片唇瓣撬开。金发与光尤其相配,加上他们两个正安安静静地走在路上,哈利感觉现在这样的德拉科比平时嚣张跋扈(实际上已经收敛了很多,这是偏见)的样子好看多了。

哈利正在心里用画笔描绘着他的轮廓,那双灰蓝的眼眸突然就看了过来,与自己的视线撞个正着,搞得他有种莫名的做坏事被抓包的窘迫感,快速转回头装作刚刚只是在看波光粼粼的河水。

“要看就光明正大的看好了,我们都交往多久了亲爱的,你还害羞不成。”德拉科伸手揽住哈利,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你看,我想吻你不就直接做了。”

哈利有些脸红,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他一个吻。

 

 

28.带你远行

 

救世主与前食死徒的恋情遭到了比意料之内还要大的反应,民众的信件一封又一封的被丢进傲罗办公室和马尔福庄园,甚至格里莫广场12号。

其中祝福的少不满的多,没施魔咒的比施了魔咒的少,吼叫信更是占了不小的百分比。哈利·波特当机立断启动Plan B,收拾好行李就跑,并一脚踹开了德拉科卧室的窗户让他跟他私奔到麻瓜界。

被卢修斯关在卧室里反省的德拉科拖出早准备好藏在床底下的行李和光轮2009就跟着哈利跑了,把民众雪花般的信件和卢修斯的怒火抛在身后。

他们或许会在某个城市住上一段时间,或许会去周游世界。等他们悠悠地晃回魔法世界时,民众的目光也已经从这件事上移开,反对的声音还是会有,不过他们不在乎,不论是闲言碎语还是潮水般涌来的抗议都无法使历经波折才坚定握紧对方的手的两个人分开。

 

 

29.相隔两地的长途电话

 

(跟22题性质没差,于是我决定偷懒不写了,耶(被揍)

 

 

30.百年后用时间见证

 

霍格沃茨依旧屹立在英国,时间在这座古老的城堡上留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痕迹,许许多多鲜为人知或家喻户晓的往事在此沉积。

其中就有着巫师界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和前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惊为天人的爱情故事。

他们的儿子(究竟是魔法的产物还是领养的麻瓜一直有待争议)早已从霍格沃茨毕业,在这次校庆中站在大礼堂的演讲台上发表一些听着就很官话的言论。

阿不思·波特和斯科皮·马尔福意料之内的被提问关于他们父亲的那点事。这是从学生时代开始就在他们身边怎么也避不开的问题,现在听来比那些“为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女朋友还不结婚”的话好得多得多。

斯科皮的态度对比阿不思来说亲切得多,温和地笑着分享一些当年被喂过的(程度较轻的)狗粮云云,阿不思冷笑一声问题怎么这么多,父亲和爸爸相守一生都堵不住某些人的嘴,斯科皮说哎呀别这么凶吓着学弟学妹。

我哪凶了,阿不思撇撇嘴,要我说,这座古堡就是最好的见证者了,而且爸爸说过他们不需要靠别人的认可在一起。父亲可是在第二天,说不定是当天晚上就跟着爸爸走了,现在还手拉手躺一个棺材里,这些人怎么还疑神疑鬼的?

 

 

——————END——————

 

 

有生之年我竟然敲下END了!

虽然都是段子但写完发现也不少了还挺惊喜的,有生之年我竟然会写这么多还没有咕咕咕!快夸我

有些花式离题OOC写得不够好希望你们装作没看见,咳。

填题其实是想磨一下文笔什么的(这是什么站不住脚的迷之理由),接下来会尝试去写沙雕一些小短篇……浪得不像个三党

我的目标是:甜齁所有人!(大概)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