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德哈】温馨治愈三十题11-15

*来源:wb@九赤_淹死在大西洋里

*无脑小甜饼使我快乐

*OOC



11.猜猜我是谁?

 

幼稚、太幼稚了!

巫师届大名鼎鼎的救世主,黄金男孩哈利·波特坐在公园的台阶上愤愤地想,也不清楚是在控诉男朋友的幼稚还是自己赌气跑出来的幼稚。

从决定与德拉科·马尔福交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清楚的知道未来生活中吵架会是贯穿其中的主旋律,只是有的在好友眼里根本就不叫“吵架”而是“调情”,哈利明面上拒绝了这一点,暗地里……行吧他们有时候确实吵着吵着就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了。

但这次不一样!

先不说吵架的原因无聊得要死,谁给的马尔福勇气让他说分手的!多久了我再生气都没这么讲!

——遂同样放狠话摔门而去。

简直像小孩子吵架一样。

哈利不知道该去哪,格里莫广场12号太空太冷,他不敢回去;去陋居也是不可能的,聪明的女巫一眼就能猜出来龙去脉并和罗恩一起杀到马尔福面前;回家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可是在跟马尔福冷战中……不对,说不定马尔福已经收拾东西回马尔福庄园去了。

哈利越想越气,还有点委屈,要是德拉科真的不来找他甚至随便他在外面过一晚上,那他就在他的联系人里当一辈子“马尔福”吧。

“猜猜我是谁?”

哈利正准备站起来,视线就被遮挡,同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冷哼一声:“是个混蛋。”

“你说得对,确实是个混蛋,还是个差点把男朋友弄丢了的蠢货。”

“你还知道哦。”

“……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那样的气话。”德拉科语气诚恳,“不知道我的男朋友能不能大发慈悲地给我一次机会将功赎罪?”

“你先把手拿开,镜片都脏了。”

“因为我的男朋友所以我的清洁咒练得很不错——你不答应我就不放手。”

“德拉科!”

“哎。”于是他松开了手,如约给了眼镜一个清理一新,“所以,回家?”

哈利满不在乎地扶了扶眼镜,“不然呢。”

 

 

12.路灯下亲吻的影子(可接11)

 

德拉科和哈利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他刚刚非常诚恳的道了歉,哈利看起来也原谅他了答应和他一起回家,可是……

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连个手都不愿牵。

自己惹生气的对象,跪着也要哄完。

“哈利……”德拉科放低姿态,自己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伸手去捞哈利的手,毫不意外的又被对方躲开。

好嘛。

“哈利你再这样,我就,”被瞪得怂了一下,“我就……我就亲你了!”

“……”哈利翻了个白眼,幼稚。遂再次拍开他的手。

“我真的亲了哦?”

这个人谁啊我不认识他。

“真的真的真的?”德拉科越凑越近。

“你好烦啊小孩子吗Malf……唔……”

路灯下的人吻得难舍难分,他们的影子自然也交缠在了一起。

 

 

13.十指相扣

 

在一起后,哈利发现德拉科很喜欢这么握着他的手:十指交缠,连手心也紧贴在一起,是极为亲密的牵手方式。一起出门散步的时候这样,在外聚餐时宁愿用左手拿餐具右手也要在桌面下扣住他的左手,在家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也不愿松开,还有在床上的时候……

想到这他红了脸,试图挣开德拉科的手让自己有空间冷静一下,不料被攥得更紧了。

“怎么了?”

“没什么……你能不能放开我的手一会,我手心里都是汗。”

德拉科顺从地放开手,再把人揽进怀里,换一只手继续保持着十指相扣地状态。

“德拉科……”这个人对握手是有多大的执念啊。

“嗯?”

“哎,算了。”于是往恋人怀里蹭了蹭。

 

 

14.二重奏

 

众所周知,马尔福对麻瓜相关的任何东西都无比厌恶。

可偏偏小马尔福的伴侣不仅母亲是个麻瓜,连童年都是在麻瓜世界过的。

哈利最近对钢琴有着莫名的兴趣——德拉科极度怀疑是被格兰杰给带的,为了哈利不打着去弹琴的旗号老跑去陋居——韦斯莱也不管管他未婚妻!因为吃醋德拉科心一横,在家里放了一架钢琴。

哈利刚从壁炉里出来就给吓一跳,问德拉科怎么了,他哼了一声说家里有钢琴了不用老往陋居跑,怪麻烦的。

“用飞路网麻烦?”

“……要是念错了就很麻烦!”德拉科理直气壮地说。

哈利一眼就看穿了德拉科的小心思,同时对于他终于肯收敛一点酸味而不是跑去陋居熏得满屋子醋味稍有欣慰。

哈利坐在钢琴面前,随意地戳着琴键,发出不怎么规律的乐音,“我小时候对钢琴挺感兴趣的。”

德拉科挑眉,倚在钢琴边听哈利说。据他所知,哈利小时候过得可是……相当的不好。

“最初接触是因为达力想学,佩妮姨妈主张买了架钢琴,可是钢琴老师才来了两次他就吵着不想学了,然后那架钢琴就闲置在那里。我喜欢那个钢琴老师弹奏出的声音,那大概是除了十一岁那年猫头鹰与信件包围那里以外我在碗柜里听到过最好听的声音了。”

“你说什么,碗柜?”

哈利无视了这个疑问,自顾自的继续说:“有一次他们一家人要去什么地方,费农姨父出门前忘记锁上碗柜的门,我就溜到了那架钢琴边,掀开红色的布,打开琴盖弹了好久,虽然只是瞎弹而已。在费农姨父他们回家之前我就把钢琴恢复原状了,但他们还是知道我动了钢琴,达力发现钢琴布上的灰不见了。”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德拉科在心里盘算着找到那家人给他们一人一个倒挂金钟或者别的什么的可能性。

“没什么,就是又把我关了一天,我再从碗柜里出来后那架钢琴已经不知道去哪了。”

“噢……”

“所以,”哈利话锋一转,“来跟我一起弹吗?”

“我不会。”说着还是坐在了哈利特地留给他的一半位置上。

“我教你啊,赫敏会不少呢。”

“……所以你们弹钢琴都这样?!”混蛋韦斯莱真的不管他未婚妻的啊?!

“也不都是。”然后哈利吻住了乱吃飞醋的恋人,之后一本正经的开始了半吊子的钢琴教学。

音符从四只手下的黑白琴键中诞生,流淌在相恋的两个人之间的甜蜜中。

 

 

15.哭泣时覆上眼的手

 

“……对不起。”

道歉没有得到回应,德拉科伸出手,摘下他沾上了泪水的眼镜,看清覆着一层泪的绿眼睛。

哈利条件反射地抬起手,被德拉科拨开,随后看到他用另一只手覆上自己的双眼。

“哭吧哭吧……在我这你可以随便哭,我不会嘲笑你的。”以往喷洒毒液的嘴里吐出温柔的话语,着实吓了他一跳。

可是心里淌过的暖意是怎么回事?

有了允许他哭得更加肆无忌惮了,手擦不尽他的眼泪,最后德拉科还是把哈利摁到自己的怀里,毫不在意衣料被眼泪浸湿。

愧疚于提到了小天狼星引起波特的情绪爆炸,又庆幸波特没有抗拒他的动作,靠在他身上哭泣。

三个单词在嘴边转了千百遍,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只是短暂的和解,一会他们会各回寝室,说不定在分开前还会来一个一忘皆空。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时,他们还是敌人。

说不定以后会有机会说明,但不会是现在。

感谢长袖遮挡住了左臂的食死徒印记。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