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雷卡】死

我流意识流,我自己也不知道写了啥,随手摸鱼。

短,超短,特别短。标题见刀糖[嘘,起名废嘛]

……这么一个意识流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真的(摊手)

-

-

-


死。

我难得想到了死。

死是什么?一个灵魂离开了躯壳,然后飞。

飞到哪去?我当然不知道。

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一点?

啊、啊,我好像想起来了。因为我看到了日历。这个日期被黑色的马克笔圈了一个圈,旁边写了一个“祭”字。

这是我写的,这只能是我写的。我不知道我在这间房屋里独自呆了多久了。没有人来,所以只能是我写的。

今天是一个人的祭日。我不记那个人是谁,但是以前的我记得,为了防止现在的我忘记,所以我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

我想了想,翻出了一本新的日历。这本日历属于明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这么多本新的日历。我找到这个日期,从笔筒里拿出一只黑色的马克笔,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再写上一个“祭”字。

然后我又盯着日历发起了呆。究竟是谁死了呢?为何我要牢记这个日期却不感到悲伤?他飞到了哪去——为什么是“他”而不是“她”?

好吧。好好想想,我究竟忘了什么?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即使我忘掉了,我仍然确信这一点。

我又对着日历发起了呆。

我听到了木柴燃烧的声音——是火灾?不、不对,我又听到了水声,那种声音像是浪潮,我还听到了什么机器的轰鸣声,响亮又刺耳。

……啊,好吵。像是全世界的声音都在往我的耳朵里钻,撞得我的耳膜生疼。我捕捉到了一种声音,不知为何这样的声音尤为明显——“铮”的一声,好似利刃挣脱了鞘的束缚,猛地扑向它的猎物。再然后,“叮”,两把刃具相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然后我听到了利刃破开空气的声音,再然后是一种令我恶心的声音,似乎是什么锐利的工具刺穿了什么……那是什么?哦!我看到了!那是某种动物的皮肉,然后血流了出来。

血。我看到了血。

……

……不、停下,你不能再想了!不要!!不要过去!!!

“回去!卡米尔!”

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似乎是我的声音……又好像不是。

……我又看到了血。



一个灵魂离开了躯壳,带走了另一个灵魂,然后漂泊人间。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