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是非是丶

听说lof最新版简介不能换行了
Ⅰ但我还是要打点东西
Ⅰ可以叫我小雅或者亦
Ⅰ热衷于活跃在评论区
ⅠI love Drarry FOREVER.
Ⅰ萌cp不关乎性向,没有固定属性
Ⅰ日fo随意不过也没什么好日的…
Ⅰ头像by痛,约稿不许抱

【双安】我是如此喜欢.

双安tag破500贺文(假装没迟到)

安迷修x安莉洁cp注意避雷

花吐症注意避雷

题目只是我起名废,说不定哪天想到合适的就改了

贺文当然要甜甜的啦

-

-

-

--2.

安莉洁坐在冰山的山崖边,百般无聊地抚弄着冰花。

由冰凝结成的、薄薄的花瓣稍微用力就会破碎,安莉洁便又凝出一朵冰花来继续虐待它的花瓣儿。

在凹凸大赛中,能做的事情很多,但安莉洁今天什么都不想干。

她微微偏过头,身后的人似乎注意到她的视线,朝她笑了笑。

她的视线又回到了晶莹剔透的花瓣上。轻轻地戳了戳花瓣儿,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

她突然不想玩儿花瓣了。

“安迷修,你喜欢我吗?”

安莉洁站了起来,手中拿着那支冰花,转过身。即使他们之间有一段距离,她也看得见安迷修红透了的脸。

--1.

伴随着咳嗽声,白色的花瓣从口中飘落到地上。

安莉洁今天醒来后,忽然决定喉咙发痒有些疼痛,没想到一咳嗽就咳出了花瓣。

花吐症。她听说过这种奇怪的病,没想到自己会得这样的病。

“因爱积郁成疾……”安莉洁小声喃喃道,口中又有白色的小东西飘了出来。她不再言语,冻住了地上的花瓣。

“安莉洁小姐,你没事吧?是感冒了吗?”

笨蛋,冰岛星的人怎么会被冻感冒啊。看着安迷修一脸关切与焦急,安莉洁忍住了喉咙的疼痛,没有说话,起身就走。

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安莉洁对自己的态度很冷淡,但他只是跟在她身后,暗自反省自己哪里做错了。

--3.

似乎是因为太害羞了,视线躲闪,连从心悦之人口里掉落的花瓣都没注意

真是个笨蛋……

安莉洁的慢慢地走向安迷修。

脑内浮现出了两个人相遇以来的情景:他突兀的走向自己,一本正经的问自己可不可以成为他所守护的人;他是如何笨拙的表现他的关心,可对每一个女性都很好;面对她的调戏羞红了脸,丝毫没有察觉到她半真半假的戏弄;连受了伤都会对她笑着说自己没事,明明自己尽心地照顾他,他都不会察觉到自己的心意……

这是有多迟钝呀,笨蛋骑士。

“安莉洁小……?!”

安莉洁扯着他的领带,迫使他弯下腰,然后用唇堵住了安迷修的嘴。

“咳……”分开后,安莉洁吐出了一朵小白花。疼痛感随之消失。

冰岛星上几乎没有什么花,但她喜欢,看过不少相关资料,自然认得:“啊……是油桐花呢。”

抬起头,安迷修的脸比刚刚的还红,大概是已经当机了?

安莉洁忽然起了坏心,踮起脚轻轻含住了他红得似乎要滴出血来的耳垂。

“?!”安迷修吓得一激灵,“安、安莉洁小姐?!”

“喜欢就直接说嘛。”安莉洁笑嘻嘻地走到她面前,翠绿的眼睛里溢满了笑意,“叫我安莉洁就好啦,修。”

然后她又猛地抱住了安迷修,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环住了她的腰。

“我啊,最喜欢修了。”

--0.

安迷修第一次看到那名站在寒冰湖旁,穿着水手服的少女时,感觉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他有些不由自主的向她走去。少女察觉到了有人接近她,翠绿的眸转向了逐渐接近的男人。

他看见了她的眼睛,纯净得像是最美丽的绿宝石——不,也许那也不能与之相比。

“请问……我可以成为你的守护骑士吗?”

End.

油桐花:情窦初开.

日常深夜发文,捉虫什么的留给明早叭w

评论(6)

热度(22)